不丹旅游领队手记

2010年3月,作为神游网的不丹旅游团队的领队,我前后在不丹呆了10天左右,这次经历与我原来去其他国家做领队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回味之余,突然感到文字是唯一能够表达内心的方式,所以陆续写下了下面的“内心之旅”...

(一)
成都。凌晨5点半,闹钟准时响起。我知道,该出发了。
小区外,约好的地点,杨哥每次送我总是很准时。
机场内,已人头攒动,各有各的方向,各有各的旅程。

终于又坐上了这趟飞越珠峰的“传说中”的国航CA407次航班。我,也算是熟客了吧。好奇的心,不再那么强烈,但企盼的感觉,让我一直无法趁着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好好睡一会儿。Namaste,尼泊尔,我又将踏上了这片土地。等待我的,还有那个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神秘国度——不丹——The Thunder Dragon——雷龙之国。(关于不丹的详细介绍,可参阅神游网:www.3etravel.com)
 
一切都很顺利,航班经停拉萨一小时后再次从拉萨起飞,照例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因为这趟从成都直飞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航班,是世界上唯一一条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航线,与珠穆朗玛峰擦肩而过,还将看到马卡鲁峰、洛子峰、卓奥友峰等其他3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所以,大家都想在去程的靠右窗位置一睹珠峰的王者之气,这就导致了飞机是注定要向右侧倾的(玩笑玩笑,夸张了点)。
到达加都特里布汶机场后,因为我是提前到达,团队坐尼航的航班当晚从香港飞来,所以没人来接我。打的,找住宿,全靠自己,俨然一个背包客,不过这次,我有一半时间就是个背包客嘛。
晚上,和导游Shiva先生一起接到了由香港直飞到达的客人,送入酒店后,我再利用有限的时间抓紧看了看那本LP的《Bhutan》。Tomorrow morning, will leave for Bhutan.
 
(二)
清晨,一缕阳光吵醒了我,躺了几分钟,觉得这是个值得记住的时刻。忽然很想某人,国内时间应该在上班了吧,就发了条短信,回执报告一连串的英文,大致上说没发送成功,(回来查证后对方确实收到了的...哎 尼泊尔的通信啊...)遗憾的耸耸肩,开始洗漱、整理。
人员到齐后前往加都机场的不丹皇家航空(Druk Air)柜台办理登机手续。完毕后进入候机厅休息,陆续进来的几乎全是西方游客,有的也在翻看LP的Bhutan。中国人走到哪里都是一帮会自娱自乐的特殊群体,这不,擅自将休息椅围在一起,玩起了杀人游戏... 我一直在寻觅不丹航飞机的踪影,一架机尾有不丹国旗的空客319。(关于不丹的国旗:长方形,由两个三角形组成,左上方的三角形为金黄色,同中国一样表示帝王之色,象征国王在领导宗教以及世俗事物方面的权力和作用。右下方的三角形为桔红色,象征佛教的精神力量。图案是一条足登四颗白珠的白龙。白龙象征国家的权利,代表“神龙之国”;四颗白珠象征威力和圣洁。)据说整个不丹航只有2架这样的飞机呢。
按照Shiva先生抑扬顿挫的普通话腔调:“不丹的飞机总是很准时的放在机场,飞走,飞去。” 随着起飞时间的临近,广播里通知准备登机了。甚至没上接送乘客的运送车,不丹航的工作人员就带领我们直接步入了停机坪。不丹皇家航空的Druk Air赫然出现在眼前,大家纷纷拍照留念。工作人员倒也不催促大家,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直到最后一名乘客进入客舱。 我一句刚从书上学来的“kuzuzangbo!”(你好!),立刻赚来不丹空姐迷人的微笑。哪儿像国内某航的空姐啊,你对她微笑,她当你是空气,呵呵…
终于坐上了这班“传说中”的加都飞不丹帕罗的KB400次航班。起飞后不久,随着机长向大家指示窗外的一连串喜马拉雅山脉雪峰,照例,飞机又侧倾了...不过这次是去程“左倾”。40多分钟的飞行,即将抵达不丹的西部重镇,帕罗(Paro)——(不丹唯一的机场就建在这个小小的山谷)。
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什么叫“夸张的动作”,在盘旋下降的过程中,机翼与地面几近45度,从窗外望去,帕罗山谷的村落好似在我们头上... 直到下了飞机,才亲眼见证这条不足2000米的不丹唯一的机场跑道。起飞、降落,只有一次机会。太崇拜这条航线的驾驶员了!帕罗机场真是比尼泊尔特里布纹机场小巧啊,但非常精致!入境大厅内可用雕梁画栋来形容,正前方抬头可见从左到右的5位历任和现任国王画像,我们的女团友立刻就被现任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Jigme Khesar Namgyal Wangchuck)给迷住了,怎一个“帅”字了得。据说在2006年的12月,他到泰国出席泰王登基六十周年庆祝活动期间,凭俊朗外表和谦逊态度,迷倒了万千泰国女性,甚至在泰国国内引发了将不丹作为首选旅游目的地的热潮... 3月28日的下午,我们是很有希望在为期4天的帕罗节上见到这位传说中堪称“世界上最英俊的国王”的,不过由于行程方面的安排,我们遗憾的与他失之交臂...还好,之前就提到过,中国人是很擅长自娱自乐的。我们的女团员,终于在帕罗的酒店内找到了国王的大幅全身画像~~ 合影!简直可以以假乱真…
排队等待过境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了我们的不丹导游“胖山姆”,一身整洁的民族服装——“裹”,微笑着朝我摆摆手。“憨态可掬!”——用来形容第一次与山姆在不丹见面我对他的印象吧。
待大家提取了行李,山姆引我们上车。由于目前不丹仍然实行团队旅行,即所有外国游客入境都需接受当地旅行社的接待和安排,所以机场外,显得格外宁静,每到一批游客,都会有专车专人接走。我们的司机叔叔,但丁·旺楚克,有一个非常可爱且搞笑的名字——“王丁丁”,笑问名从何处来,答曰:Betty。心想,又被我们神游网的Betty姐姐戏耍了一番啊。 后来的事实证明,王丁丁先生是一个勤快、麻利、敬业、开朗、英俊、沉稳的优秀青年!(说他英俊,是因为他每天都以一头乌黑油亮的蜡波造型示人;说他沉稳,是因为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看就是留学海归(王丁丁确实刚从加拿大留学归来)。哪儿像我在尼泊尔的那位搭档Raju啊,走到哪儿都喜欢打望,还专门找那种眼睛大大的,鼻子长长的,身材高高的,屁股翘翘的白种妹妹“下眼”…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感受到的,是无处不在的,与胖山姆、王丁丁一样的,不丹人民的友好、热情,以及久久不能忘怀的张张淳朴的笑脸。
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驶,巍巍的山,平静的村落..耳畔响起一首不丹民乐,缓缓的节奏,悠远的歌声,立刻好评如潮!(王丁丁真是“调情高手”啊~~)我却忽然就泪流满面了...触景生情,大概就是这样来的吧。我其实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用心去静静感受这个背靠喜马拉雅山的小国家;我其实不希望看到由于旅游的开放,带给这片朴实的土地越来越多的改变。旅行的路上,做一个忠实的聆听者,真的很好。
 
(三)
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驶,巍巍的山,平静的村落,傍着远处隐约可见的雪山。神秘的喜马拉雅山脉赋予了这个山麓小国太多的魅力——传说中的香格里拉,梦中之国... 我想,Trekking 在珠穆拉里雪山脚下,是怎样一副图画呢..
来到不丹,体会得最多就是“国民幸福总值”一词,什么叫“国民幸福总值”,按照维基百科上的标准解释,“国民幸福总值”是由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于1972年提出的评价生活质量的指数,比国民生产总之更注重精神上的感受。
走在不丹街头,随处可见人们洋溢着幸福的笑脸。首都廷布,有很多繁华的街道,干净,平整,虽然随处各种车辆来来往往,但交通秩序井然,竟找不到一处设有红绿灯的路口,而且几乎全是柴油车,想想我们国家地大物博的还经常闹柴油荒,哎...
由于不丹1-10年级学生上课时间在下午4点就结束了,所以我们经常在街上看到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学生,都穿着很漂亮的校服。特别是女生的着装,就像准备悠闲地出去逛街,完全看不出像是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我们最后一天离开帕罗酒店前往机场的路上,阳光明媚,远处几个学生正走在乡间小道上,即被大伙“吆喝”住了,停住脚步耐心接受我们的要求摆造出各种造型以供拍摄)。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参观了不丹很多有名的寺庙。每登上一级阶梯,每步入一座寺院,我们的心灵就得到了一次深深的洗礼.. 留恋于藏传佛教生动有趣的故事之间,陶醉在幅幅精美的壁画中。
在不丹被称为“宗”的寺院,都有其特殊职能:一半是该行政区政府办公地,一半是喇嘛庙(山姆大叔这样称呼)。最漂亮的属普那卡宗吧,这座皇室贵族冬季的“冬宫”,掩映在葱郁的森林下,各色鲜花点缀其中,就位于父亲河(pho chu)和母亲河(mo chu)(两条冰川融化而下的河流)交汇处,就像一位老者,默默地注视并见证着不丹数百年来的平静与变迁。山姆大叔特意领我们到了河坝的某一处拍摄,由于头天夜里下了雨,积水的坑洼水面投射出普那卡宗的绝佳倒影!
在不丹,几乎80%以上的人都信奉藏传佛教的噶举派,而莲花生大师和癫狂圣贤(the diving mad man)——朱库拉昆利则是这众多神话中被不丹人描述得最多的两位,而世上独一无二的只有在不丹才能见到的一种动物——塔金(takin),据说它的由来,是因为当时人们让朱库拉昆利前来施法驱魔,他来到廷布后,命人准备一整只羊和一整只牛供他享用(书上描述的这位大师,和武侠小说中的周伯通很类似,但是佛教中人,不循规蹈矩,经常以诗歌美酒美女做伴教化众人),然后他将两只动物的骨头拼凑在一起,就变成了现在的“塔金”。 在不丹,像这样的故事和传说还有很多。走累了,就坐在石梯上休息,听僧人们为你讲述吧~~(由于不丹、尼泊尔人都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所以很多人都能英语会话。但我还是花了很长时间反复磨练,来逐步跟上这有意思的印度腔啊~~)

(四) 
在不丹,你能发现很多有趣的现象,例如,不丹是世界上第一个全国禁烟的国家,但你在本地的很多商店内却可以找到做工精美的烟灰缸,手工的,机器打磨的,样式挺多;尽管首都廷布街头随处可见来来往往大小不一的车辆,但不丹仍是一个全国没有红绿灯管制的国家。交通拥堵的现象,应该会随着车辆的不断增多而加剧,但是不丹的司机都很友好,汇车的时候都会彼此谦让。从不丹中部城市旺地返回首都廷布的那天,在翻越多雄拉山口的时候,我们的一个车胎终于咽气了...全部人员下车自由活动,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在雨雾缭绕的盘山公路上慢步前行,偶尔会遇到后面来的车辆,车上的人们都对我们抱以友好的微笑,说着听不懂的语言,我猜大概是安慰我们并邀请我们搭顺风车吧~ 司机“王丁丁”(团友给司机取的中国名字)和导游山姆大叔麻利地完成了轮胎更换工作追上了我们,一车人又有说有笑的上路了。团友中有几位广州阿姨,也因为冷热交替和轻微的高原反应出现了不适(其实这几个城市的平均海拔就在2500多米)好在酒店的老板及时传授了我“奇招”——1碗大蒜汤放少许盐+1杯生姜水,服用后第二天起来就没事了。这些意外的插曲,总是无法避免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作好准备并迎接,在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尽力解决,同时,最重要的,是在旅途中时刻保持一份好心情。
 
来不丹之前做了很多功课,也了解到这个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下的民族是很擅长箭术的。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处处寻觅,直到返回尼泊尔的前一天在前往参观国王纪念碑的途中,我们才有机会近距离感受到了这项在不丹几乎人人都会的体育运动的独特魅力。当时正在进行一场比赛,以180的长度为射程,场地另一头摆放一个箭靶为目标,在规定的回合中完成比赛,按中靶的得分高低评出优胜。不过完全不像是在比赛,对手间都很友好,一个队完成比赛后在旁边观看的另一个队就和他们一起庆祝,就像围在篝火旁边又唱又跳的感觉。射中靶心的毕竟是少数,只要谁中靶了,对手甚至比中靶者还要开心!老外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些场景,坐在看台上一边欣赏比赛,一边悠闲的吃着点心,大家各忙各的。我们也只能感叹中国人的假期实在太短了...在不丹,有很多细微之处,都是值得你停留半天乃至一天去好好品位的。
 
夜生活,在不丹就没有尼泊尔泰米尔区那么丰富了,所以晚上最好的节目就是在房间内看看电视,放松放松。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昼夜温差,也让你不得不好好待在酒店内。作为首都的廷布相对好些,所以到了晚上自由活动时间,大家都闲不住的想出去逛逛,搜罗搜罗。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新兴事物涌入不丹,但这个国家的物质生活还是比较匮乏的,或者说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上。入夜后的首都廷布,算我们去的这几个城市中最繁华的了。不过也有非常难忘的一个晚上——在帕罗的酒店dragon’s nest,晚饭后,大家和服务员们“较上了劲”——进行了一场热闹的赛歌盛会。我们的团友都很积极,献上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民歌民谣。我也学会了几句至今都时常挂在嘴边的不丹歌曲,其中一句:sey cha cha boom,re vi zong ma cheyre vi zong ma chey...(歌词大意:My mind, is taken by a very beautiful girl named Zong Ma.)借着点点的烛光,喝着香甜可口的不丹啤酒,我眼前又出现了幅幅白天的美丽画卷——清澈的山谷,迎风飘扬的经幡,和田间勤劳的不丹人民,以及他们纯洁的微笑...
 
再来说说刘嘉玲、梁朝伟举行大婚的酒店吧。Uma Paro(帕罗,乌玛酒店)位于占地38英亩、种有大量草木的缓坡山上,背靠帕罗机场仅10分钟车程,整间酒店被密林淹没的喜马拉雅山脉中,以石头、木材、瓦片为主要建材,隐没于蓝色松林中,加上遍布四周的杜鹃、山茶和绣球花,时刻散发出不经修饰的原始魅力,低调地和大自然融为一体。 大自然的风光从室外一直延伸到室内,整个酒店园区内的20间房间和9座别墅都用上不丹的民间烟熏原木,墙上以当地艺术家的画作为装饰,精致的木制家具,人手编织的尼泊尔地毯,即使在室内,也有种徜徉于大自然中的舒适感受。酒店致力于发展野花草地、种植有机植物的花园,以及混合品种林地,培植的品种包括栎木、铁杉树、冷杉树以及枫树幼苗。随着港台明星梁朝伟和刘嘉玲在不丹的完婚,才让这个泛喜马拉雅地区唯一未和我国建交的神秘之国为世人所了解,我们的团友们又岂能错过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呢,许多人建议导游带我们去乌玛酒店,作为一个不崇拜任何明星偶像的我也去了,不是去看刘嘉玲留在那里的身影,而是去看不丹的魅力...参观完毕后我坐在酒店的咖啡馆内慢慢享用着一杯醇香的咖啡,心情那是相当的飘忽,望着窗外大片大片随风起伏的松叶林,再次感叹:Woh,Bhutan...!
 
其实在不丹,无论是在虎穴寺(Takzsang Gomba)的冥想,还是在普纳卡宗(Punaka Dzong)的静坐感悟,虽然短暂,但内心深处的每次触动,都是因她纯净的生活,朴实的人民,还有那古老而神秘的藏文化所深深吸引,难怪团友老王在步入每一座寺院的时候,都会献上财物去供养他心中的神圣,虽然每个团友的表现形式不同,但我们都以同样的方式被这个神秘的山麓之国感动着。
 
纯净的天堂,带来的是自由的呼吸,人与人之间的猜忌、隔阂在瞬间消逝,每户人家不上锁,随意推开,人人都是兄弟姐妹,皇室或百姓也难以分辨界线在何处,因为他们彼此相信,每一个生命都是互相依存的轮回转世。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人的心中,都有个孩子,特别容易,和纯真接近..我想,这大概也是梁朝伟和刘嘉玲的所向往的吧。在这片蓝、绿、红、白色交织而错的土地上,你还会留念都市的喧嚣和躁动吗?
 
纯真,有时很简单!
 

联系我们的旅游顾问